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boke2008.06的博客

这是心的絮语、朋友欢聚的园地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  

2016-07-22 07:49:57|  分类: 风景游历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 

乌镇是一只悠悠的小船,夜夜泊在我梦的港湾,摆渡我的思念;乌镇是一支清远的玉笛,总是在月亮升起的夜里,吹皱我一怀愁绪。撩开淡淡薄雾织成的纱帘,撑一支竹篙,漾开一湖柔柔的碧波,我已然飘荡在乌镇的梦中……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     ----题记

因为一场懵懂而朦胧的江南梦,更因为一部华丽而凄美的《似水年华》,让我认识并开始关注乌镇,心中多了一份莫名的期许和等待……

水乡,是埋藏在我心底很多年的梦,既模糊而又遥远。粉墙黛瓦、枕河人家;古老的石板路、悠悠的乌篷船、斑驳的水阁;还有打着油纸伞的江南姑娘……

终于,我如愿以偿走进梦里水乡----乌镇,细细地品读了它的幽远和美丽。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 

乌镇的文化是厚重的,它的历史同样悠久而灿烂。距今已有七千多年历史的东郊潭家湾遗址便是最好的见证。春秋时,乌镇为吴疆越界,唐咸通十三年建镇,宋嘉定年间以东溪为界分为乌、青两镇,1950年乌青两镇合并,统称乌镇。乌镇现存的民居主要是明清代和民国的建筑,这里的古民居特别在墙上常常涂有类似于黑色的油漆,据说这种涂料涂了以后可以起到保护墙面的作用,而黑色在江南桐乡一带被称之为因此称乌镇。

品读乌镇,凌波水韵,翰墨流芳。小桥,流水,人家,流溢在水墨乌镇,看不明虚实,分不清究竟。乘一叶扁舟撑一支蒿,穿行在青山绿水中,两岸是历经风浪的班驳和亘古柔情的飘零,一泓清水所承载的,是似水流年的痕迹和沧桑。仰望冥冥天空,风烟俱净,澄澈得如一汪清水。漫漫岁月中流淌着江南水乡的清秀,江南古镇的恬静,江南雨巷的幽深,江南文杰的的灵韵……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就像一幅朦胧的水墨画,朴实恬静。石拱桥倾斜在清澈的水面,或优雅别致或玲珑飘逸,已磨损的雕栏印着岁月的痕迹,与古镇风韵融为一体。坐在乌篷船上,任清凉的河水从指间流淌,清凉入心。盈盈清水,悠悠木船。宅屋临水而建,水水相连。漫步在古镇之上,远离都市的尘嚣与浮躁,任阳光在肌肤上静然流淌,任诗意在心间轻舞飞扬。

撑着一空的烟雨,让思绪徜徉在小径的足音中。隔了千年后的今天,我踏着历史的记忆,醉梦在不曾改变的古韵中,留恋忘返。红尘阡陌的流转,没有改变淳朴宁静的容颜,仍若一幅浓淡相宜的水墨,独特着一种幽幽的古色,展卷着一纸恍如隔世离空的韵味。

幽深的小巷,弯曲的石板路,浓密的花茎垂挂在墙上。有点残旧的菱窗,隐约剥落的白墙,暗灰的吊脚楼,都依然恬静着不曾失落的美丽。穿行在其中,疑似回到了那时花开的情节里,不知道该情依何处。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 

慢慢缓步在这份宁静中,用碎碎的足音轻叩石板,弹拨着古老的心弦,魂魄中多了份曾经沧海的执着,眼眸中多了些许温婉的恍惚。坐在羼(chàn)水的石阶上,看时光温情脉脉的拖老花影,让空气中流淌的栀子花香,成就在墨笔下,绿了一片倾城的想念。不管人事如何变迁,乌镇永远是乌镇,在这江南水乡最美的一隅,那么温润,犹如黄昏里的一帘幽梦,晨光中摇曳的一支百合。缘起缘灭,缘浓缘淡,尽在乌镇。

在乌镇,流传着一句话:“晴不如阴,阴不如雨,雨不如夜”。

夜幕降临,是乌镇最富于诗意和浪漫的时刻。乌镇的美只能用阴柔两个字来形容,令人不可思议,让你无法拥有。

点点街灯,倒映在河面上,浆声划过,泪汪汪,水灵灵的晕散开来。那不是天河的繁星,也不是奈河桥的幽灵,而是你内心深处尘封已久的涟漪。

乌镇的夜,没有了白日里的喧嚣,有的只是脚步下青石板路悠远的回响。这是心灵与肉体,回忆与梦想,苍桑与炫丽的碰撞,一次次撞击,一次次宁静的回响。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这样的夜,一定曾经发生过许多故事,让人追忆的甜蜜,让人回首的心酸。不是吗?这样的水乡,本身就是一部让人读不尽的故事。千百年来,她一直在静静的等待着,等待着那个深藏已久的故事和江南的烟雨一起醒来。

朦胧之中,走在小河边、深巷里,深吸一口,都会闻到一缕南梁昭明太子读书的幽暗气息;若再转悠到蚕室、缫丝间或传统的印染作坊,你又会与幽暗不期而遇。蓝印花布垂天而下,遮蔽了明媚的阳光,在蓝色的幽暗之下,你的心也变得幽蓝了。

少年太子早已死去,变得尸骨无存,但他精心编纂的《昭明文选》却依旧存活下来,被小镇之外普天下的无数读书人视为瑰宝。

那个生于斯地名叫沈雁冰的文人,当然也像昭明太子一样无数次走过小镇。他看见了运载蚕丝、棉布的木船以及林家铺子里楚楚动人的女孩,还有子夜里散发的腐朽气味。然后,他也毫无例外地消失在岁月的迷雾里。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 

暗夜里不太明亮的灯光勾勒出木屋和石桥的轮廓,那些明清建筑在新雨后仿佛是被洗净了的器物,它们的细节被微光放大后点燃,甚至那些青瓦、斗拱、雕饰、木纹和窗页的转轴,都在蜿蜒的明暗中悄然显现,而在那些复杂的阴影背后,是像雾气一样弥漫在古镇,向过往的岁月无限延伸,仿佛都在暗溢出一种情致,一种氛围。

忽又觉得天上飘起了细雨,我撑起一柄雨伞,倘佯在没有尽头的小巷,却始终未寻见那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……

走出小巷,夜幕下一座石桥豁然。放眼望去,两岸灯火阑珊,水中倒映着绚烂的光彩,光映着水水殷着光在河中涟漪着,偶有微风掠过一片斑斓。楼阁层叠着向水的尽头延伸,屋顶檐角上都镶嵌了灯,门前窗外也弥漫着柔柔的灯光。小楼温情的依在水旁,像羞涩待嫁的新娘,静静的守候着梦中情人,守候着千年的爱恋。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曲的河流拥抱着古镇,家家门前流水环绕,你只要轻轻的推开木窗,莹莹的流水就会溢到你的眼前,触手可及,像古镇的血脉充盈流畅。站在临水的石阶上,你会听到水的呼吸,触摸到古镇的心跳,你会走进水的梦乡。

由远而近的乌篷船上飘来青春的歌,依依呀呀的摇橹声乘着歌的翅膀飞翔。你的思绪会随着小船飘荡,夜空里随水的老歌在消散,时光随浆声悄然流逝。这时尽管迷离你也会顿悟,一切都在飘渺瞬间,得到的和失去的已不再重要。

在这个温暖寂寞的夜晚,我终于输给了时光,把一生摊开,纷纭的往事在眼前真实清晰。时有若雨若烟,丝丝缕缕的水韵芳馨萦绕和歌吟,乌镇的前世和我的今生便渗透得如此深彻……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 

我是寻梦而来,带着梦走留下行囊。那远去的小舟承载着思念还是遗憾?那匾牌上“晴耕雨读”的铭志激励过多少少年?那逝去的流水曾勾起过多少文人墨客感伤?这时的思绪也会带你去遥远的地方,追寻匆匆逝去的时光。

梦醒时分也是离别之时,我带着清澈的梦来到乌镇又带着未醒的梦离开。我与乌镇的相遇在华丽与虚幻中开始,也在华丽与虚幻中结束。轻轻地我走了,正如我轻轻地来,挥一挥衣袖,不带走一片风景。

难忘,水乡乌镇;难忘,烟雨江南;难忘,一场美如诗画的邂逅……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

乌镇,曾经的似水流年 - H哥 - H哥的博客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